很久很久以前,紐約娃娃。

newyorkdolls1

即使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聽說過 New york Dolls,但一直沒好好聽過他們的唱片,因為在很久很久以前那個年代,許多唱片是根本也買不到的,當時沒有聽過什麼網際網路、沒聽過什麼 Youtube 和 Facebook,理所當然當然沒聽過,因為那全都還沒出現。

在那時候,我們只有 BBS,而即使在 BBS上,似乎也沒人談過 New York Dolls,對我來說,就像他們彷彿是個謎一般的樂團,沒有人好好聽過他們,也沒有人可以說說他們。

那麼現在呢?到網路上找看看吧,繁體中文的網頁裡,能好好談談 New York Dolls 的,依然沒幾篇。而我也說不上什麼歌迷,因為 New York Dolls 對我來說,到現在的確還是相同,是個謎一般的樂團,就像從沒有人認識他們一樣。

但我的確扎扎實實地,賣過 New York Dolls 的唱片,在擺上架上大約半年以後,終於有人買走,但不知買的人對於 New York Dolls 是否能夠說上幾句?

總之,連真正的死因都有點成謎的 Johnny Thunders,用神秘的高亢嗓音,唱著 You Can’t Put Your Arms Around a Memory.

不過能好好地以繁體中文寫 New York Dolls 的網頁,當然還是有幾篇,比如說這個這個

廣告

很久以前的地球人,以 1966-1969 為例

到最後,我們終究是地球人,只能以地球人的方式過著日子,然後死掉

不過說到最近的地球人呢,好像講話通常不超過 3 句話,不像以前的地球人,可以在腦袋裡轉100個想法,然後變成30,000字的文章。

也就是說,深度的、互相理解的、看到你靈魂的、藏在心裡的,似乎一點一點正在消失中。

那麼,很久以前的地球人,是怎麼生活的呢?他們的腦袋一直在動著、動著,舉例來說,曾經在短短幾年之內,變出五花八門的東西來。

那麼,1966年的時候,他們做些什麼?有一部份的人在玩節奏藍調,也就是 R&B,讓人聽著音樂跳著舞之類的。比如說 Wilson Pickett 性感地唱著:「634-5789 是我的電話號碼哦!」

Wilson Pickett – 634-5789 (1966)

1966

不過你以為就這樣而已嗎?從 Mono 唱盤裡,只能這樣唱著 3 分鐘那麼短的歌?

所以,到了1967年,也不過事隔一年而已,不知為何大家都很快樂地嗑起藥來了,3 分鐘的歌能幹嘛?迷幻搖滾,也就是 Psychedelic Rock,隨便玩玩都要幾十分鐘,再怎麼不濟,也至少該唱個 6 分鐘吧,才能把自己丟進那一圈一圈的彩色圈圈裡

psychedelic

就像這個,Vanilla Fudge 想唱 Beatles 的歌,所以就把 Ticket To Ride 唱成這樣:

Vanilla Fudge – Ticket To Ride (1967)

1967

當然,有些人並不想把音樂玩得這麼複雜,而且來自鄉下地方,當然要好好玩玩鄉村搖滾,也就是 Country Rock 囉,1968年,Gram Parsons就這樣唱著藍色的眼睛

The International Submarine Band – Blue Eyes (1968)

1968

然後呢,再過個一年,音樂是不是該變得有點深度了?好吧,玩一些前衛或藝術搖滾,也就是 Progressive Rock / Art Rock,把旋律、聲線弄得複雜一點吧… 這時候,當然還是要唱 Beatles 的歌,所以 Yes 就把 Every Little Thing 唱成這樣了:

Yes – Every Little Thing (1969)

1969

這麼說起來,現在的地球人,真的不像 1966-1969 年那麼有變化,沒有那樣動來動去的腦袋嗎?說到這個,最近讓我可以想起 1967 年的歌,大概就這個了:

濁水溪公社 – 迷幻山崗 (2008)

2008

2011/4/3晚間的片段回憶

Snap1

空曠的2樓座位,和爆滿的3樓,形成強烈的對比,狄倫伯的演唱會,就這麼開場了。

姑且不去談什麼「到底聽這場演唱會只是朝聖還是真愛聽 Bob Dylan?」的命題,對我來說,聽過現場的 Bob Dylan 這件事,會一直快樂地留在我腦袋裡,就像我在 2007~2008 年跨年時,在紐約 Bowery Ballroom 和 Patti Smith一起倒數的感覺不相上下。

總之,話題回到 2011/4/3 那個晚上。

Bob Dylan 那天像是個老紳士,不光是衣著像個老紳士,舉止也像個老紳士,唱起歌來,也是像個彬彬有禮的老紳士,讓我不禁對於這位老紳士真正地崇敬了起來,雖然聽 Bob Dylan 已經有20年的時間,也雖然對於 Bob Dylan 始終是叼根煙彈吉他頭髮蓬鬆的年輕小伙子,但到了他真的出場那一刻,我才真實地感覺到,這位看起來相當有禮的老傢伙,的確就是我期盼了那麼多年終於等到的那位年輕人

然後呢,就像我自己一直期待的一樣:從第1首歌開始,我就必須很認真地聽,通常直到第10小節左右,我才能知道到底這老紳士在唱什麼歌。

這種感覺,不知為何,讓我覺得十分地快樂。我必須說,聽不懂 Bob Dylan,也聽不出他在唱什麼,但卻可以一聽20年,是一件讓我感到相當自豪甚至相當得意的事

06

即使是唱到 Simple Twist of Fate 也是如此,其實這首,剛好是我最近拼命聽的歌,而且不知為何,我比較喜歡配著 Rainy Day Women #12 & 35 一起聽,即使這兩首歌差距有將近10年,而且唱的內容完全是兩回事,但就是應該、必須配著聽才行。

總之,在 2011/4/3 那晚,冷不防聽到 Bob Dylan 開始唱起這首歌,剎那之間,我不太知道該不該判斷這是 Simple Twist of Fate,一直到唱了很久很久以後,我才恍然大悟:「唉呀!他竟然在唱 Simple Twist of Fate」,而且,直到18天後的現在,我還能記得那畫面,和那感覺:好像在20年後,忽然見到一位其實曾經非常熟悉的朋友,但只是失去了聯絡,寒暄幾句之後,又有那熟悉的感覺了,而且,相當真實

14

不過,Ballad of a Thin Man 就不一樣了,在第一個鼓聲還沒出現之前,我就差點激動地喊出來:「噢!Ballad of a Thin Man!! Do you, Mr. Jones?」這完全不是歌曲辨識度的問題,而是,這首歌在我從很久以前以前以前的 SONY唱盤、NAD唱盤、PHILIPS CD隨身聽(還記得有這種東西嗎?)、Marantz唱盤、第一台 iPod、第二台 iPod、第三台 iPod、iPod Touch、Android 手機到 Project Debut II唱盤,都已經放過起碼超過300次了。

所以,沒錯,我一直以來就超想聽到 Bob Dylan 在我眼前唱出 "Do you, Mr. Jones?",而 Bob Dylan 也的確做到了,他在我眼前,用沙啞的聲音:"Do you, Mr. Jones".

15

當然,安可曲能夠猜得到的第一首,應該就是 Like a Rolling Stone 沒錯,如果 Bob Dylan 來台灣只能唱一首歌,那他應該也只會唱這首了吧?而且非常理所當然地,觀眾終於在最後這一刻,有點瘋狂了起來,這場面,終於變得和羅志祥演唱會伍佰演唱會比較像了,Bob Dylan 也許也是到了這一刻,才感到有那麼一點點欣慰吧?不過,也可能是感到有一點點傷心。這個答案,只有這位老紳士自己知道(至少,我是有那麼一點點傷心)。

16

至於這個,第二首安可曲,也是最後一首歌,Blowin’ in the Wind. 我沒有什麼好評論的。如果要問我聽了這首的感想,或者喜不喜歡這首歌?或者覺得 Bob Dylan 以這首歌做為結尾恰不恰當?這一類的問題,我只能說,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dylan

不過呢,總之,為了這場演唱會,謝謝你,Mr. Robert Allen Zimmerman

狄倫伯演唱會 暖身文

如果 Bob Dylan 是20年前要來台灣開演唱會,那簡直是件讓我會高興到發狂的大事,我會不計一切,立刻買下最貴的票,衝到舞台的最前面去聽

在當時,不用說什麼 Bob Dylan,即使是 Bon Jovi、Yngwie Malmsteen、Steve Vai、Deep Purple、Guns N’ Roses,來台灣開演唱會,似乎全都是連想都不敢想的天方夜譚。但是到了21世紀,忽然間前面這些人都來了,所以,連 Bob Dylan 都來了,似乎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所以,有總比沒有好,在要你掏腰包買唱片簡直比要你死還難的2011年,Bob Dylan終於真的要來了(但我最希望在台灣看到的演唱會.. 應該還是 Lou Reed 和 Robert Plant 吧,這個應該到現在還是很難發生)。

Snap3

說起來,這次訂票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便宜的800元和1,600元票一下子就賣完了,最貴的8,000元的票也是一下子就賣得差不多了,但很怪的是,3,200~6,000之間的票,卻一直賣得不太好。這到底是為什麼

真希望有人可以做個問卷調查,問問大家為什麼不買中價位的票。也許那些買8,000元票的人會抬起微禿的前額說:「廢話!這還用說嗎?是 Bob Dylan、Bob Dylan、BOB DYLAN 耶!就算一張 20,000元我也會買!」而那些買了800元票的人或許會說:「呃…我只是有聽說什麼民謠搖滾之父的事啦,也有人說他是個偉人之類的,所以不聽不行吧?但我其實又沒聽過他的歌,買個800元的票過過乾癮,說我有來朝聖一下就好了。」

無論如何,對於住在台灣的我們來說,Bob Dylan 到底偉大在哪裡,或許真的知道的人並沒有那麼多吧,而那些買了8,000元票的人,也許都是活過1970年代民歌前期的文藝青年也說不定。

不過總之,我買了一點都不貴、但說起來也不算太便宜的票。這麼一來,坐在會場中段的位子,或許比較沒那麼擠,另一方面,不用看到那麼多老文藝知青,也可以不用看到那麼多人打盹

DSC04157

不過,演唱會還有倒數一個多月的時間,總得先暖身一下吧?就算沒聽過 Bob Dylan,也先聽聽別人怎麼唱 Bob Dylan。

說到翻唱 Bob Dylan,我第一個想到的可不是什麼 Joan Baez、The Bryds 之類的,而是這個,Jimi Hendrix 在 Monterey Pop Festival 唱的 Like a Rolling Stone.

monterey

看看現場實況影片更有感覺:

除了這個以外,唱 Bob Dylan 的歌的人的確真的不少,而且大部分都唱得比 Bob Dylan 還棒。所以說,就多聽個幾首吧。

最近聽的幾首,包括了 Janis Joplin 唱的 Dear Landlord

boxofpearls

還有 Fairport Convention 唱的 I’ll Keep It With Mine

fairport

Nico 也唱過 I’ll Keep It With Mine

nico

翻唱大王 Bryan Ferry 唱的 All I Really Wanna Do

10375-dylanesque

超級歌迷 Patti Smith 唱 Changing Of The Guards. 她真的是個 Dylan 的 Big Fan,不過這首歌是不是有點冷門啊?

twelve

老喬在 Woodstock 唱的 I Shall Be Released,原來他當時不只唱了 With a Little Help 而已哦!

當然,最後還是要聽聽 Dylan 自己唱的歌,最近很愛聽的,是 1978年武道館唱的 Simple Twist Of Fate.

還有,說到 Bob Dylan,就該聽這個為他所寫的歌,David Bowie 的 Song For Bob Dylan.

狄倫伯,這麼多人都喜歡你,那麼就期待你快來囉

Happy birthday, Janis Joplin!

雖然晚了一點,不過.. Happy birthday, Janis Joplin!!

那麼就 CRY BABY 吧….

接下來是紀念品陳列。

紀念品陳列(1):Janis Joplin 放大加框照片,由賈普林製作於 1997 年。
Janis Joplin

紀念品陳列(2):Janis Joplin 唱片、CD與幾本書,由賈普林於 1991 年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蒐集。
賈普林所購買的第一張CD,是日本版的 Farewell Song(左一),日文翻譯成「白鳥之歌」,購於1991年12月3日。
Janis Joplin

紀念品陳列(3):不知從何而來的 Blow Away My Blues 靴子腿 9CD 全集,收錄很多錄音品質很差的片段。
Janis Joplin
Janis Joplin

接下來,是和 Janis Joplin 迷有關的紀念活動。

首先是,唱到一半開始有配樂版Mercedes Benz.

還有,Janis Joplin 最後的現場演唱,1970/8/12 在 Harvard Stadium 唱的 My Baby.

最後,Janis Joplin 在 1970/9/26 預錄給 John Lennon 但卻無緣活到 Lennon 生日送給他的 Happy Birthday, John!

陰雨週末的 Chet Baker,還有情人節想起的兩件事

chetbaker

陰雨的週末下午,在把橄欖油倒進剛起鍋的麵的同時,一邊聽到 Chet Baker 開始唱 My Funny Valentine,這感覺相當不錯。

Facebook 上的觀眾要求,就把這歌放在這,給有緣人聽吧。

[audio http://joplinrecords.com/music/valentine.mp3]

不過說到這個,想起兩件事:第一,情人節快到了(上述在 Facebook 上的那位觀眾,請加油!);第二,結婚後該擴大慶祝的是情人節還是結婚紀念日呢?傷腦筋…

My Funny Valentine 歌詞中文翻譯,轉貼自破報

滑稽的情人
幽默甜蜜的情人
你讓我從心底發出微笑
你長得太可笑
又太不上相
然而你是我最喜歡的藝術作品

你沒有像希臘雕像般的身材嗎
你的嘴有點軟弱無力嗎
當你開口說話的時候,你聰明嗎

如果你在乎我
不要為我改變你的髮
不要變,我的小情人,不要改變
每天都是情人節

幾張義大利之行的照片

義大利走了一趟,拍了超過1000張照片,不過能好好看一下的究竟有多少張呢?

那麼,就先只貼這幾張最不具代表性的吧。

20101219_008
羅馬 Papillo飯店的耶誕樹,當時剛到達義大利,是耶誕前夕的 1 個星期。

20101219_057
蘇連多 TASSO餐廳附近的一道門,上面寫著 PRETTY THINGS,似乎想讓人覺得,這房子裡面很棒。

20101220_179
卡布里島上的貓,竟然願意好好坐著讓人拍照。

20101227_001
羅馬 Hotel Bernini Bristol 的早餐,難得可以好好夾一份看起來還不賴的土司三明治。

20101227_118
梵諦岡的中華民國領事館,在歐洲唯一可見飄揚國旗的地方。

20101227_146
羅馬西班牙廣場附近的 Ducati 摩托車,在義大利看到義大利的摩托車,應該是很正常的事。

20101228_057
羅馬競技場旁的地磚,雖然全都是方形,但形狀每一顆都不一樣,也可能都來自不同的年代。

20101228_110
許願池附近,金杯咖啡前停了一輛 BMW 的摩托車,應該不是德國人來義大利喝咖啡吧?

20101228_151
羅馬四合噴泉廣場的街頭藝人,他的名字是 Marcello Calabrese,當時演奏的是 Dire Straits 的 Sultans of Swing。

那麼,就聽聽 Marcello Calabrese 演奏的 Sultans of Swing 吧。